logo
登录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区卫生 > 医务动态
他们,隐秘而伟大|九堡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转运车司机张春雷,随时待命!
2021.12.16来源:都市快报讯

  本轮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杭州已有多人确诊。

  我们时不时地看到医务工作者在身边出入,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场上,他们无疑是一支重要的主力军。

  这又是一场众志成城的战役,除了医务人员,还有其他多方力量。

  12月15日,我们报道了采样人员张瑞云的故事。在本轮疫情中,一天内在同一个地方,她就采到了两例确诊病例的样本。

  采样人员、检测人员、转运车司机、社工、志愿者、保安、保洁……他们都是这个“战场”上,隐秘而伟大的人物。

  你见过这样的司机吗?

  跑一趟平均需要一个半小时,而且只在一个城区。每天,他希望,接到的单子越少越好。

  张春雷,在九堡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班,是一名救护车驾驶员。

  最近几天,只要接到单子,就意味着他要送居民去集中隔离点,或者送同事去核酸采样现场了。所以,他每天都在祈祷:“今天不要来单子。”

  凌晨,送1岁的宝宝去隔离点

  他每一次刹车,都在不自觉地放轻动作

  在张春雷工作的地方,有一个转运小团队。

  团队里,有人负责接单、有人负责开车、有人负责接人。

  昨天上午10点多,张春雷收到了当日第一张“派单”,单子上的目的地是一个小区,他需要送同事去那里,为居家隔离人员做核酸采样。

  张春雷开的转运车,是中心问隔壁医院借的。中心只有一辆车牌号为“918”的救护车,在这个当下,明显不够用。

  转运车的驾驶室与乘坐室是密闭分隔的,但“隔墙”中间有一面玻璃,可以看到乘坐室里的情况。

  有一次,他凌晨1点多去一个小区,接一户次密接家庭去隔离点。漆黑的夜晚,路灯下,有两个人影走出小区,其中一人手上还抱着一个“棉被包”。

  包裹在“棉被包”里的,是一个1岁的小宝宝。

  张春雷透过车窗,看着“小不点”,只见他睁着大大的眼睛,好奇地四处张望,虽然睡到一半被叫醒了,但完全不哭也不闹。

  送这一家去隔离点的路上,可能张春雷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每一次踩刹车,都会刻意放轻动作,一路开得格外平缓。

  一连几小时坐在车上

  中途不喝水,还常错过饭点

  驾驶转运车的时候,张春雷有个习惯:不会在车上放饮用水,因为没有必要。

  开车时,他一路带着防护口罩。等到了小区门口,防保科同事下车去接人,张春雷也不能下车。

  “因为要尽可能地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,越少的人接触越好,所以我就一直待在车上。”

  在车上的时候,他不敢摘掉口罩,有时候连续开车几小时,连一口水都喝不上。

  等到把人送到隔离点后,也是防保科的同事下车,拿出酒精喷洒车辆消毒,张春雷就在车上继续等着。

  长时间坐着,屁股麻了、肚子也开始“咕咕”叫。

  一看时间,早就过饭点了。

  张春雷开车重回单位,下车后第一件事,就是脱去防护服,边脱边消毒。

  他说:“两年了,防护服我已经穿脱自如了。刚经历的时候,每次脱衣服,我还要刻意回想步骤,摘掉手套提醒自己给手消毒、脱下衣服告诫自己一定要卷好再丢……现在嘛,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了。”

  由于错过了吃饭时间,单位食堂已经没有菜了。张春雷熟门熟路地拉开办公室的一格抽屉,拿出泡面和巧克力——这几乎成了他近几天的固定餐。

  相较于送居民去隔离点,张春雷更喜欢送同事去采样现场,因为到了地方后,他可以下车。

  12月7日下午,张春雷开车,带同事到钱江新城的一个集中采样点。那天是杭州本轮疫情发生的第一天,确诊病例还不多,因此要排查的地方也没有很多。

  到了那个地点后,张春雷也跟着下车了,他给自己找了很多活干:现场没有采样间,他便跟别人一起搭帐篷;采样人员在忙,他就主动维持现场秩序;哪个采样台的物资快用完了,他就帮忙搬运物资……俨然成了一位“机动人员”。

  那么“闲”的原因,是因为他要等防保科的同事,带同事一起回单位。

  那天,他们是最早到、最晚走的一批人。

  他是爱好摄影的“战地记者”

  每天保持手机在开机状态,随叫随到

  在采样点现场,张春雷还做了一件事:拍照。

  他非常喜欢摄影,同事们都叫他“战地记者”。本轮疫情中,这位“战地记者”的手机里,留下了很多一线战疫人员的身影。

  他自己最喜欢两张照片,一张是夜幕降临后,采样人员正在低头消毒,他们的背后是一盏大灯,看上去就像黑夜中的希望;另一张是身穿防护服的“大白”,坐在椅子上睡着的特写。

  张春雷说:“每次我拍照,他们都没空管我,还有很多次他们都不知道我在拍,非常辛苦。”

  张春雷的摄影爱好,是他在部队里养成的。

  退伍后,他换过几次工作,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农贸市场当经理。

  2014年,农贸市场拆迁,正好九堡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缺驾驶员,张春雷便转行来到中心,开了7年车。

  张春雷还有两个孩子,他的妻子是全职太太。

  这轮疫情刚发生的时候,妻子每天都很担心他,渐渐地,也习惯了他的早出晚归,只是会在他出门时叮嘱一句“你小心点啊。”

  前天晚上,张春雷跑完最后一趟任务,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,而在这之前的几个小时,他其实回过一次家,只不过,刚洗完澡,又接到了新的任务。

  他负责接单的同事说:“雷哥总是让我通知时打他电话,不要发微信,因为他怕正在骑电动车没有看到消息,一来一回耽误了大家的时间。最近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我打他的电话,就一定能找到人,他随时处于待命的状态,最多的时候一天跑七八个单子。”

“医药梦网”微信公众号
更多资讯 敬请关注
“医药梦网”微信公众号
行业资讯/文章页/相关阅读上
Copyright © 2004-2021  raybetapp下载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726号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京)-经营性-2015-0005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B2-20192285 京ICP备:京ICP备15050077号-2
地址: 北京市海淀区万泉河路小南庄400号一层 电话: 010-68489858